首页

搜索繁体

第635章 ,日谍惊呆了

    第635章,日谍惊呆了

    走?

    可以走了?

    日谍和石秉道都以为自己听错了。

    张庸居然放日谍离开?

    这岂不是……

    “我?走?”日谍愣住。

    “怎么?不想走?”张庸面无表情,“不舍得?”

    “不是,不是。”日谍急忙改口。

    怎么可能不舍得?

    他恨不得立刻飞走。再也不要看到张庸。

    就因为遇到张庸,他硬生生废掉一只手。

    他的左手,现在还是粉碎的。

    痛。痛彻心扉。

    但是,他不敢哼出来。生怕又挨揍。

    暴躁。

    残酷。

    这就是张庸给日谍的印象。

    对方根本就不是冲着审问来的。上来就吓死手。完全不在乎他的死活。

    遇到这样的对手,日谍只有认命的份。

    否则……

    真的就被锤死了。

    那么大一榔头下来,花岗岩都得砸碎。

    何况是人的脑袋?

    其中的厉害关系,日谍分得很清楚。

    他不想死。

    所以,他非常乖巧的合作。

    问题是……

    张庸将日谍的绳索和手铐松开。结果,日谍反而不动了。呆呆的坐在那里,似乎傻了。

    走?

    走去哪里?

    他任务没有完成。手提箱丢了。

    手提箱没有送到目的地,回去怎么交差?野谷土三郎绝对会吃了他的。

    “不走?”

    “我回去也会被杀的……”

    “那是你的事。”

    “我不能回去。”

    “那是你的事。”

    “不。我投降。我投降。我投降……”

    日谍忙不迭声。

    他倒是分得非常清楚。不想死,只有投降。

    投降,可能还有一线生机。用中国人的话来说,是九死一生。但是回去,绝对十死无生。

    他选择前者。

    张庸不理日谍,对石秉道说道:“这些东西,你如果不要,我就上交了……”

    “我要!”石秉道沉声说道。

    上交?

    那就是交给果党反动派?

    这怎么行?

    电台是肯定要的。地下党非常需要电台。

    银票……

    也要吧!

    反正不能上交果党反动派。

    “好。”张庸轻描淡写的说道,“伱都拿走吧!然后再叫几个人过来。”

    “做什么?”石秉道疑惑。

    “你难道不想顺藤摸瓜,抓出一大堆的日谍?”

    “这……”

    “可能有更多的电台,更多的经费哦。可能还有武器弹药什么的。”

    “我们……”

    “哦。忘记了。你们不要。那算了。我叫人吧。我叫人,然后上交反动派……”

    “你等等!”

    石秉道顿时被将住了。

    这……

    消灭日谍的战利品……

    肯定没问题的。

    红党一贯的主张,都是北上抗日。现在有机会消灭日寇,焉能放过?

    张庸完全就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啊!

    但是……

    “我叫十九路军的人。”

    “也好。”

    张庸点点头。表示明白。

    现在是革命低潮时期。红党内部可能有叛徒。

    如果真的有叛徒,报告到党务调查处那边,说自己和红党的人混到一起。肯定会增加危险系数。

    但是十九路军就没有问题。

    我需要他们杀日寇。你们又不给人。那我怎么办?找十九路军的人都不行?那你们自己去搞吧!

    “等我半小时。”

    “好。”

    石秉道转身去了。

    张庸转头看着日谍。日谍谄媚的笑了笑。

    这个家伙,似乎不同样啊!

    “家乡哪里?”

    “札幌。”

    “哦?你和伊甲贺年是同乡?”

    “你认识伊甲老师?”

    “哦,伊甲贺年是你的老师?”

    “是啊,是啊……

    日谍兴奋的说道。

    仿佛他乡遇故知。

    然后发现不对。眼前之人,是敌人。是抓他的人。

    该死!

    对方居然知道伊甲贺年!

    那岂不是,伊甲贺年的身份早就暴露?完蛋。对方这么厉害的吗?

    培训的时候,不是说中国人都是东亚病夫。只需要培训一个月,就能轻轻松松的干掉中国人吗?

    哎,他可是有毕业证的。三个月培训。顺利毕业……

    他觉得自己很专业的。

    没想到……

    “伊甲贺年是你的老师?”

    张庸狐疑的打量眼前的日谍。年纪似乎不小了。

    无论怎么看,都不像是学员的样子。

    等等。你是在哄我吗?

    “你是学员?”

    “那个,我们学员年龄很杂的。五十多岁的都有。”

    “你们的招收标准是什么?”

    “就是活不下去了。想要找一份工作。就可以报名。说是毕业以后,每个月可以收入10日元以上。于是我就报名了。”

    “10日元?”

    “对。我就是冲着10日元来的。”

    “那你领到几个月的薪水了?”

    “一个月都还没有拿到。只有一点生活费。每个月两个大洋。”

    “日元呢?”

    “说是暂时扣着。要充当军费。先用你们中国人的大洋顶着。等以后拿下全中国,再双倍返还。”

    “这……”

    张庸欲言又止。

    感觉有些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