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347章 春风得意


    他年轻时厮杀战场,这几年留在京中、手上事情不多,跟赋闲似的,可以说是闲得浑身都难受,圣上给他安排了这些事,他这把老骨头总算舒坦了。

    况且,操办喜事也是沾福气,新人往后越是和睦亲密,他这个主持婚事的人也就越有福。

    如此好事,打着灯笼都难找。

    “你别说,我反正挺高兴,”安逸伯道,“原以为我家老妻会累,哪知道她劲头比我还足,享了一回欢喜热闹,现在更加不想闲,这两天催着想给几个小的说亲,想再操办操办。”

    安逸伯嗓门大,他也没有故意压着声,以至于话一出口就在殿内缭绕,逗得不少官员都哈哈大笑。

    “别光顾着笑,”他道,“家中邻里的,若有与我家几个年纪合适的好姑娘、好儿郎,记得牵个线,媒人红包少不了。”

    话音一落,又是一通笑。

    晋王也在笑,笑着走到近前,道:“我是没有这个岁数的儿女,若不然,还真想和伯爷当亲家。”

    安逸伯朗声大笑。

    体面话嘛,正因为没有,才能这么直来直去的说。

    但凡晋王膝下真有岁数合适的,王爷敢说,安逸伯也不敢这么大笑着接。

    晋王又与徐简道:“看着气色不错。”

    “托您的福。”徐简道。

    “这真是,满面春风、精神奕奕的,”晋王挑了挑眉,“这么一比,我确实岁数上来、不如以前了。后生是新婚,我已经要和别人说道儿女亲事了。”

    安逸伯乐道:“哪里的话,王爷的儿女离说亲尚早,我这说的却都是孙子辈了。老喽老喽!”

    这厢气氛算是热络,边上一些官员不好胡乱凑上前,只在边上咬耳几句。

    “辅国公的确春风得意,做新郎好啊。”

    “嗐,泰山大人还站着呢,当女婿的肯定不能萎靡不振。”

    “也是,得表现表现。”

    “那可是宁安郡主,谁家能娶到都是冒青烟了,都不用装满意,肯定打心眼里满意。”

    林玙背着手站在一旁,正和翰林院的同僚说话,那些议论声虽小,也有一些落入他的耳朵里。

    旁人夸赞女儿,做父亲的当然会高兴,换作前几天,林玙面上不显,心里自然是得意的。

    他不是什么飘飘然的人,但夸女儿的,他还是会翘一点尾巴。

    他家云嫣确实好,模样性情品德出身,一等一的,更何况有皇太后宠着,旁人说谁家娶了都冒青烟,这话一点不错。

    可今时今日,林玙的心发沉。

    昨儿与徐简在书房里的密谈,沉甸甸压在他心上。

    倘若最后真落到一个“末路”的结果,哪是祖坟冒青烟?分明是祖坟都没了。

    他对拉下太子这样直刺红心的方式,多多少少还有些忐忑与犹豫,但徐简说的定国寺那些陈年旧事,林玙认为,他还是可以争取一下。

    如果其中真有什么隐情,不管对太子殿下是否有利,林玙也想寻个答案。

    这是他应该给亡妻的交代。

    哪怕想尽办法之后,依旧一无所获,最多是一场空而已。

    思量着,林玙转头看向徐简。

    在朝堂上,他们翁婿自不可能如在书房里一般坦言,今日朝房打照面,也是恭谨又得体,维持翁婿间该有的体面,同样带点生疏,谁让才成亲几天呢。

    另一头,李邵跟着圣上到了御书房,听了一番教导,便又退了出来。

    冯内侍跟着他,揣度他的情绪。

    殿下下朝时显然心情很不错,结果进了一趟御书房,出来看着有点儿恹了。

    冯内侍以为,应是圣上又说了些殿下不太听的。

    “殿下,”他试探着问,“明日起去礼部,是小的跟着您,还是郭公公跟着您。”

    李邵睨了他一眼。

    比起郭公公,他肯定更相信冯内侍些。筆趣庫

    “谁跟着有什么不同?”李邵故意问道。

    冯内侍哂笑,又道:“也没什么不同,等下衙后您就回宫了。”

    李邵啧了声:“你也催我回宫?”

    “圣上是想催您的吧?”冯内侍把话题慢慢引了过去,“辅国公没有跟着您一道,圣上肯定会多叮嘱。不过,圣上让您去观政,可见还是十分信任您的。”

    提到徐简,果不其然,李邵冷笑了一声。

    “他是腿没好利索,不然父皇怎么会不叫他跟着?”李邵说完,见冯内侍欲言又止,便道,“有话就说。”

    冯内侍左右看了看,确定无人,又压低了声音:“殿下,辅国公的伤真的没有好吗?”

    李邵打量他:“你什么意思?”

    “那位岳大夫不是骨伤圣手吗?治了那么久,难道没有好转?还问您要了虎骨呢,多补的东西!”冯内侍说着,嘴巴一撇,露出些意有所指来,“迎亲那天,骑马去骑马回的,听说稳稳当当,新婚燕尔的,他要是腿不行施展不出来,今天能那么春风得意?

    郡主说温和是温和,说有脾气那也不是一点没脾气,辅国公真残了,她能不闹?

    小的听慈宁宫那儿的人说,郡主进宫见皇太后时,心情好着呢。”

    李邵倒是没有全听进去:“宁安自己点头应的亲事,徐简就是个腿伤的,她一开始就知道。”

    “一开始也就不能舞刀弄枪,正常上朝、去顺天府坐着或是跟着您都不在话下,除了天冷时不舒服,其余与一般的文臣也没有两样,”冯内侍道,“现在呢?治伤治的前几个月连早朝都不上了,现在是能上朝、却不当值……小的左想右想,都觉得怪。”

    李邵吸了一口气:“你说徐简装的?他装成伤没好,有什么用处?”

    “小的是觉得,跟您六部观政,就是在衙门里坐着,不少他炭盆手炉的,这能比抱女人都累?”冯内侍道,“他不会是不想跟着您吧?”

    李邵冷笑道:“我还不想让他跟着呢!”

    “可辅国公再拖,也就拖到开春,”冯内侍眼珠子一转,“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圣上不想让他跟着您了。”

    李邵啧了声。

    父皇的脾气,他还是了解的,父皇怎么会不想让徐简跟着。

    “圣上若是知道他装伤呢?”冯内侍问。

    李邵一愣:“这就确定他是装的?”

    “想办法试试他?”冯内侍道,“反正试错了也不要紧。”

    李邵摸了摸下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