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346章 全是杀招

    书房里,林玙抿着茶,沉默了一会儿。

    刚才,徐简才把昨日御前的事与他都说了一遍。

    不知道算不算一五一十、原原本本,但大致过程都有,足够林玙把来龙去脉都梳理出来。

    可他觉得很微妙。

    只权衡利弊,那肯定没有问题。

    一来,太子殿下的确需要去更多的经验,年末这一个月的观政、不说能收获多少,但肯定不会毫无进展。

    再者,徐简主动避开了跟随太子,虽说称不上长远之计,君臣相处上最终还是要寻出一个方向,但既然眼前就是这么一个状况,避一时也不失为一个举措。

    只看这两点,林玙想,完全可行且有利。

    但架不住心里不踏实,就和上一次听说小御座的事情一样,表面挑不出任何问题,内里、徐简未必没有多余的打算。

    而林玙想琢磨的,依旧是那个“打算”。

    又抿了一口茶,林玙低声问徐简:“你有没有想过,这一个月里,殿下若出什么状况……”

    徐简垂着眼,神色严肃。

    林玙叹了一声。

    答案其实也简单。

    再出什么状况,徐简没有跟着太子,各方责难也好、怪罪也罢,都落不到他头上来,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麻烦的只有太子,太子在圣上那儿不好交代。

    近些时日才刚刚压下去、潜伏起来的各种声浪又会翻涌起来。

    危机也许在一些人眼中是机会,但也有许多人不盼着危机。

    比起太子之位不稳、前朝后宫人心浮动、以至造成的朝野麻烦,林玙想,他们这些人更希望一切平顺、国泰民安。

    不用想着站队,不用怕出大错,世袭罔替的爵位在手上,一代一代往下传,可比乱糟糟的、一着不慎全盘皆输强。

    “这事情,你我说了都不算,”林玙说话很实在,“具体怎么样,还是看太子。”hTtPs://

    太子不胡乱来,一切都顺利,太子乱来起来,圣上还从心眼里偏宠着,也不是一回事。

    徐简笑了下,看起来对李邵那人颇为无奈。

    “岳父,”他道,“朝堂里外,若说最盼着殿下好的,您与我肯定都在其中。

    我在战场上救过他,岳母也是为救他才……

    殿下只要不是个浑的,他将来承继大统,徐林两家不说在大殿上说话掷地有声,但再平顺安定个一甲子,总归还是有盼头的。

    您今日与我说这些,其实是您看出来了些问题,您知道我与殿下大抵是没有君臣缘分了。

    不止是您,皇太后那儿也不是没有担忧,她怕她先行一步,郡主就失了靠山。

    圣上未必不明白,只是他太宠爱太子,他又是格外念旧情、惜人才,有些一叶障目。

    如果我退一步,真做个闲散就能换之后太平,我其实还挺愿意,和郡主一块游山玩水、走遍大江南北,也不失为一种过日子的乐趣,可就是,退一步也未必能摆得平……”

    林玙的神色凝重许多。

    那些微妙的感觉在徐简的话语里算是拨云见日了,可这日头带给他的不是暖和,而是严酷。

    徐简考虑得很深刻,从言谈上来看,不是说说而已,他经过深思熟虑了。

    可是,到底徐简想到了什么、明白了什么,才对太子殿下这么没有信心?

    不止让徐简失去了在朝堂上做名臣的信心,同时也失去了退隐换安定的信心。

    而且,连皇太后那儿都在忧心……

    林玙认为自己还算一个敏锐的,年轻时入仕,在先帝爷面前都能侃侃而谈、指点江山,这些年沉寂,却也没有完全远离朝堂,他不缺进退经验与眼光,但他就是一时间想不明白,他到底错过了什么、以至于没有得出徐简这样的判断。

    “所以呢?”林玙迅速整理思绪,直指中心,“你认为与太子之间无法妥善下去,那你想走哪条路?

    哪条路能够换徐林两家再平顺一甲子?

    那是太子,我刚才的说法你也是认同的,圣上越惦念先皇后、太子的位子就越稳。

    你……”

    林玙抬起手按了按眉心。

    抛开“徐林两家”的说法,在两家结亲前,林玙认为,自家本身是不用为此事操心的,结个亲,反倒要结出变数来了。

    林玙倒也不怪徐简,平心而论,真不是徐简的问题。

    况且,已经成了姻亲了,再去分什么你我,那就太可笑了。

    可他又必须为了前路着想,林家上下这些人,都要顾着。

    徐简明白林玙的意思。

    事实上,正如他之前告诉小郡主的那样,倘若两人没有成亲、就能让诚意伯府走出被抄没的结局,他是愿意放手的。

    他也的的确确试过了。

    可惜,结果明晃晃的,他亲自带人来抄家。

    只是这事儿没法与泰山大人直言,再者,泰山大人又是个往前看的脾气,比起分析不结亲的好好坏坏,他更想听之后怎么办。

    “您说得是,太子的位子一直很稳,”徐简道,“圣上太向着他了,殿下惹出事情来,只要没到翻天覆地的程度,圣上都会保着他。

    而且,那点儿不伤筋不动骨的事情就能让太子倒下,之后朝堂会更混乱,对其他殿下们也没有任何好处……”

    林玙眉头一蹙,直接抬手冲徐简摆了摆。

    听到这儿,他哪里还有想不明白的?

    小御座也好,年前观政也罢,都是一个路数,说直白点,全是“捧杀”,为的就是让太子翻天覆地、伤筋动骨。

    林玙起身,再次确认前后窗都关紧了,才又坐下来问徐简:“你想换人?你认为太子掌权后我们无法太太平平,那就干脆着手换。你这真是……”

    “不止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天下,”徐简道,“太子连徐林两家都容不下,他对天下百姓能是一位明君吗?”

    林玙叹了声,道:“你这事儿折腾下去,和朱家走的是一条道。”

    整个朱家,最后活下来的也就只有朱绽一人。

    “不一样,朱家眼里没有圣上,他效忠的应该也不是李汨,十之八九还有其他人,”徐简道,“我忠心圣上,太子还只是太子。”

    林玙抿唇。